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SolariserMan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郭松民:想起了毛主席和尼克松讲哲学 (ZT)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时事点评  创建于:2017-04-05 被查看:567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郭松民:想起了毛主席和尼克松讲哲学
 作者:郭松民     发布时间:2017-04-05 16:02:54

 

             总指挥同志日内离京对芬兰作国事访问,将在回程时到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晤。对这次访问,网上有一些人不以为然,觉得为何总是中国领导人先去美国?其实形式问题没有必要多纠结,如果总指挥这次深入佛州,能够摸底为主,务虚多于务实,则不妨视为一次外交上的主动出击。单刀赴会,探敌虚实,此其一也;教育一下特朗普,给他讲点哲学,此其二也。

说起来,特朗普这种角色,也的确需要教育。他本是政治素人,从无政治经验,进了白宫如同蛮牛闯进瓷器店,内外政策多有荒腔走板之处,另外口无遮拦、色厉内荏,商人搞外交,更是喜欢漫天要价,坐地还钱,只有成本/收益的计算,全无哲学和历史深度。

特朗普在英国《金融时报》星期天刊出的访谈中说:“如果中国不解决朝鲜问题,我们就会行动。我要告诉你的就这么多了。”这句话表明特朗普既不懂历史,也不懂哲学,只是想对即将来访的客人进行敲诈。

试问:美国将如何采取“行动”呢?经济制裁吗?朝美之间并无经济交往,美国单边制裁毫无意义;通过联合国吗?中国是常任理事国,没有中国的点头,任何制裁措施都不可能通过。那么,来硬的,像小布什那样单边主义,先发制人?正如笔者在《朝鲜半岛无战事》一文中所指出的那样,美国对一个已经要塞化、地下化的国家,并没有必胜的把握,战争一旦爆发,就完全可能脱离美国的控制,驻扎在韩国的美八军被朝鲜核武清零,韩国崩溃,美国被完全逐出朝鲜半岛的可能性,也并不是完全不存在。

从历史的角度看,美国在其力量达到鼎盛的50年代初,也只能在三八线以北玩一次代价极为惨重的“快闪”,为时不过两个月,何况在美国已经开始衰落的今天?

特朗普的这句话,还表明他完全不了解事情的因果关系。因为朝鲜核问题发展到了今天如此严重的地步,说到底是美国对朝鲜持续进行威胁的结果。也就是说,美国的军事威胁是因,朝鲜的核武是果。因此,要解决特朗普口中的“朝鲜问题”,只能从美国降低对朝鲜威胁开始着手,但现在看情况特朗普不仅不肯降低对朝鲜的威胁,反而试图用更为严重的威胁来迫使朝鲜就范,这不是一种24K的愚蠢吗?

这里顺便说一句,前些天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华后,中国的一些恨朝鲜不死的新右派,就制造一个所谓中美之间的“秘密协定”——

“朝鲜必须去核,中方恪守联合国的制裁决议,为此双方密切合作;中方对萨德入韩表示理解;双方同意不打贸易战,通过对话解决贸易中的问题;美方恪守一个中国原则;美方赞同中方对朝鲜去核做最后的、单方的外交和政治努力,美、日、韩不再进行外交努力;若中方最后的努力失败,中方对美日韩的军事打击行动至少保持中立,没有‘第二次抗美援朝’。”

这个谣言说的有鼻有眼,唬住了许多人,其实也是缺乏历史常识。在中国和朝鲜半岛的关系史上,几千年来从未有过不战而弃朝鲜的先例。晚清放弃了朝鲜,那也是付出北洋舰队全军覆灭代价后不得已之举。今天如果不战而弃朝鲜,那岂不是连慈禧、李鸿章都不如了吗?

新右派自己很蠢,整天活在自己的意淫中,就以为别人和他们一样蠢。罢了。

特朗普的这句话如果是认真的,而不是一种“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等着中国砍价的举动,那就表明美国真的失去了哲学,开始陷入主观唯心论。因为特朗普的这句话的前提是“美国无所不能,可以为所欲为”,但这个前提是虚假的。

说到和美国总统谈哲学,最著名的当然是毛泽东主席和尼克松总统谈哲学了。1972年尼克松访问中国,此前他最担心的是毛主席不接见他。当他刚入住钓鱼台国宾馆,听到周总理通知他“主席要见你”时,尼克松喜出望外,他不愿耽搁,仅带了基辛格和温斯顿•洛德就匆匆来到毛主席的书房,学着周总理的口气称毛泽东为“主席”。据基辛格回忆:当尼克松列举了一系列需要共同关注的国家时,毛主席说:这些问题可同周总理谈,我们谈“哲学问题”。哲学问题当然就是方向问题,这些会谈为未来中美关系发展确定了方向。

当时的谈话记录显示,谈话中毛主席展现了“教员”本色,而尼克松和基辛格,则恰似两位学有心得的学生。

尼克松在谈话开始不久就表示“我读过主席的诗词和讲话,我知道主席是一位思想深刻的哲学家。”并且认为“主席的著作推动了一个国家,改变了这个世界。”而基辛格比尼克松更下功夫,他甚至研读了毛主席的“全集”,“我在哈佛大学教书时,指定我的学生要阅读主席的全集。”

他们的谈话引发了毛主席的好奇心,不由得要问问他们的学习体会。

毛主席:你有什么话要说的,博士?

基辛格:主席先生,世界形势在那个时期也已发生急剧变化。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们原以为所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国家都千篇一律。直到总统当政,我们才理解中国革命的不同性质,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发展的革命道路。

尼克松的回答比基辛格更为出色——

尼克松总统:主席先生,我知道,多年来我对人民共和国所持的立场,是主席和总理完全不同意的。让我们走到一起的原因,是我们对世界新的形势有了一个认识,而我方认识到,重要的不是一个国家的内部政治哲学,重要的是它对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政策,以及对我们的政策。这就是为什么——这一点我认为可以实话实说——我们存在分歧的原因。总理和基辛格博士讨论过这些分歧。

我还想说的是——审视两个大国,美国与中国——我们知道中国并不威胁美国的领土。我想你们也知道,美国对中国的领土没有企图。我们知道中国不想统治美国。我们相信你们也认识到美国不想统治世界。另外——也许你们不相信,但我相信——无论中国,还是美国,这两个伟大的国家都不想主宰世界。因为我们就这两个问题上持相同态度,我们不威胁彼此的领土。

因此,尽管存在分歧,我们还是能够找到共同的立场,来建立一个双方都可以在自己的道路上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安全发展的世界构架。对世界上另外一些国家而言,则谈不到这一点。

这真是让人拍案叫绝!不可能有比基辛格、尼克松更好的学生了——基辛格学到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尼克松学到了“实事求是”,他们共同的认识是承认并且接受了“美国并非无所不能”的事实,而选择与中国合作。这次谈哲学奠定了迄今为止近半个世纪的中美关系的大格局,中美双方都从中受益良多。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成为好学生。如果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等苏联领导人有基辛格、尼克松一半的聪慧,学到一点哲学,意识到“苏联并非无所不能”,“没有中苏同盟,就没有苏联的大国地位”,何至于有后来的苏联解体?只是时光不会倒流,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

总指挥同志这次访美虽然时间不长,但给特朗普讲点历史和哲学还是够用了——不妨从抗美援朝的历史开始讲起,捎带谈谈抗美援越,中间穿插尼克松访华的故事。然后给特朗普讲讲“矛盾论”和“实践论”,至少要让特朗普明白两点:

第一、不做客观条件不允许的事情,不要犯唯意志论的错误;

第二、要明白物极必反,矛盾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互相转化的,凡事悠着点,话不要说绝,事也不要做绝。

对特朗普来说,虽然年逾古稀,但学习永远不晚,不学习,则可能会发现悔之晚矣!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更多"时事点评"类日记
浅析一带一路深秋寒梅
祖国亲妈8问香港“喷青”亲儿深秋寒梅
30位消防员牺牲后的拷问深秋寒梅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深秋寒梅
《你根本不懂非洲人》深秋寒梅
习近平:我将无我,不负人民深秋寒梅
美国著名女预言家,临死前竟如此预言中国!深秋寒梅
中年人suan006
最好的养老方式suan006
有一种恶叫绝对服从深秋寒梅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580
京ICP备11000798号